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大神的一百个沙发》21(老师瓶x学生邪 中篇 HE)

继续来印调地址啦,本文也收在《相遇》里,有意向购本没有填印调的宝宝别忘戳一戳这里~


21
 
坐在去西餐厅的车上,吴邪斜着眼去看坐在前座上开车的张起灵,心里还有点恍惚,这就是他喜欢了几年的人,从照片追到文章,直到现在追到手,求而得之的感觉,真好。
 
不过这家伙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他呢。

 
想到这里吴邪就忍不住想笑,那个黑瞎子也不是个什么老实的人,那天当吴邪问到张起灵的过去的时候,他就神秘兮兮地让吴邪先答应一个条件才能告诉他,吴邪先开始还纠结半天,以为他会让自己上刀山下火海,结果那丫就说了一句话:等他周末跟你告白的时候,给我狠狠地拒绝他。

 
吴邪对着手机屏幕差点喷出来,虽然知道这家伙最近几天刺激受大发了可能约自己出去吃饭就是要说这件事,但是就不知道黑瞎子是怎么想的,感情看张起灵纠结不止他一个人开心,兄弟连带着对象都喜欢让他吃瘪。

 
可见这闷油瓶子从前是多遭人恨。

 
不过为了了解张起灵更多一点,跟他隔得更近一点,加上吴同学对之前张起灵言听计从黑瞎子套路的表现颇为不满——于是两个人在“嘿嘿嘿”中达成了统一。

 
之后黑瞎子告诉了他,张起灵从前是广西巴乃的一个小村子里长大的,亲生父母不详,几岁的时候被人捡到,过了没几年的安生日子,他的养父母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那两年双双离世,至此他在那个村子里也没少受冷眼,十岁的时候就跟着越境的人跑上跑下做些没法见光的打手活计,黑瞎子也是那时候认识的他,后来因为他既能打又不要命,一路混上去很快,只不过十五岁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就说不干了,说是要先去念书,再去学摄影,当个摄影师。

 
说到这里的时候黑瞎子突然问吴邪,他的老家在哪里,离广西近不近,吴邪只当他是替张起灵问以后要是他想回家怎么办,就说没关系,虽然长沙离得有点远,但他要是还想回去的话,以后他可以陪他。

 
黑瞎子啧啧两下,发了个意味深长的滑稽表情,吴邪看着别扭,就和他扯别的话题,说自己从前也想过当摄影师,为此还总吵着要爸妈带自己去旅游了好几次,其中有一次就去过广西,不过应该没到村子里去。

 
结果黑瞎子就莫名其妙的回了一句“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吴邪一脑袋的小问号。

 
“吴邪,到了。”

 
耳边张起灵的话把吴邪从飘忽的思绪中拉回现实,张起灵今天明显有认真地打扮过,从前喜欢穿的连帽衫也扔了,换了套好看的休闲薄风衣,衬出整个人的流畅身形,再反观吴邪还是平常的那几件,对此吴邪下楼见到张起灵的时候还愣了一下,转身就往回跑想换衣服,结果被张起灵拉住了。

 
现在好了,跟着张起灵进去的时候他心里还在郁闷,正正经经的西餐厅,有谁跟他似的一身吊儿郎当的气息?

 
不过张起灵明显不在意,点了餐就和吴邪面对面坐着,吴邪是不指望张起灵能找话题聊的,这家伙一般只要在他说完之后回答一个字他就心满意足了。

 
——不至于冷场不是?

 
结果吴邪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一边跟张起灵乱扯一些话来暖暖气氛,一边对付上来的牛排的时候,一直安静不语的张起灵忽然说话了。

 
“吴邪。”

 
吴邪心里一凛,身板都不自觉挺直了一点,感觉到张起灵是要切入正题了,结果对面的面瘫话一拐,莫名其妙问了他一句:“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吴邪眨了眨眼,试着去联系他所提出的问题和最后的表白目的,大概是要把自己衬托得惨一点,然后好勾起他的同情心,这样最后表白被拒绝的时候不至于尴尬?

 
不对,这闷油瓶就不像那种人。

 
于是吴邪还是老老实实按照他的套路走:“老师,你问的是哪个小时候,幼儿园还是小学?”

 
“十二岁。”

 
吴邪愣了愣,怎么还真说的这么清楚,十二岁的时候他应该是小学毕业升初中吧,那时候做了什么?对了,因为被爸爸妈妈带去看了一次摄影展,从此立志要做个摄影师,拍遍世界,所以非拉着爸妈去带着手机跑去旅游:“那时候我就记得考的还不错,暑假的时候爸妈带我去广西旅……”

 
等会儿,广西?

 
那不就是闷油瓶小时候待的地方吗?这样说的话,难不成自己小时候和闷油瓶见过面,还认识?

 
吴邪猛地想通了这一层,心跳如擂鼓,这样一来都说得通了吧——黑瞎子那句“我明白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张起灵肯定是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不然怎么会在一开始就那么纵容他,靠近他,甚至还任人出主意套路他上钩,这个人***从前还拍过那么多照片,让人以为这丫是个搞摄影的。

 
都是因为吴邪,都是因为他。

 
但吴邪郁闷的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和张起灵究竟怎么认识过了,按理来说就那么几天而已,能有多好的交情,能让这个人从小一直记到大,甚至还可能掰弯了他的取向?

 
张起灵看着吴邪明显游神的神色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是顿了一会儿就接着说了下去:“嗯,我也在广西留过,十五岁的时候走的。”

 
吴邪被这话拉回了思绪,这和黑瞎子说的对上了,虽然先前黑瞎子的话里并没有说明为什么突然离开,但现在既然吴邪知道张起灵小时候认识他,就连带着也猜出这次离开,也是因为他。

 
毕竟也是往正经的路上走了,吴邪感叹着有些庆幸,有些事情自己做的时候都不经意,但总有人会替你记得,要不是这样,他也遇不到面前这个他喜欢着的张起灵。

 
不过面上还是要装作不知道问问的,吴邪心里憋着笑,像是有些好奇的样子“咦”了一声:“老师,那就是说你小时候是在广西长大的啊?那里还挺好的,为什么后来又跑这么远来了?”

 
果不其然,张起灵淡淡点了点头,就把话跟着接了下去:“因为你。”
 

评论(1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