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阿拉瓶神灯》05(灯神瓶x饲主邪 短篇 HE)

印调戳我

05

 

“原来你饭量这么多就是为了快点长大?我猜你说你没法力是因为没能量储备吧,非要吃了才行,对不对?”

 

这个闷油瓶抱着一袋饼干,听到我的话以后神色轻微地变了一下,然后就换了个姿势,用背对着我继续吃,我看着他恨不得整个身体都要栽袋子里进去了,伸手拽了一下他的小连衣帽。

 

他很不爽地直接拍掉了我的手。

 

这小家伙还长本事了?他到底有没有搞清楚他每天都寄住在谁的屋檐下?!

 

我正准备再说点什么,结果就听见底下有人喊我,那嗓门大的,就他妈一个劲“天真”、“天真”的叫,除了那个叫胖子的不靠谱邻居还能有谁?今年春天的时候他家那狗就整晚整晚的叫唤,搞得我都恨不得拿东西把他的狗嘴巴给堵上,这会儿正是不想理他,结果他似乎就知道我肯定在家一样,搞得闷油瓶都看了我好几眼。

 

——满眼都是嫌弃。

 

“行了行了胖子,你有事滚上来说,别在底下跟叫春似的嚷嚷,不然我就把你直接带去打个狂犬疫苗。”我跑到阳台冲着他喊,结果这才发现这丫正好带着他那只叫藏獒的二哈遛弯呢,那二哈也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我说的话,竟然还冲我汪汪汪了好几声。

 

胖子上来以后也没客气,大喇喇一屁股就坐在了我家沙发上,闷油瓶是绝对不能给他们看到的,于是我就事先让他回去卧室躲着。

 

“天真啊,我这回来呢,是想把我家藏獒放你家养几天,你知道胖爷我这做生意的总得出去,一去就是好几天,今天早上本来想把它放宠物店寄养去,结果这狗丫还赖上了,说什么也不去,所以我寻思着干脆把它就放你这儿得了,你看,它这会儿就乖多……他娘的,藏獒你给胖爷我跑哪儿去了?!”

 

我一愣,刚刚光顾着听胖子说话去了,竟然没发现这狗已经不见了,结果就在这时候,从卧室传来了一阵汪汪的叫声,我心里咯噔一下暗道糟糕,这他妈的闷油瓶还在里面呢,那狗怎么嗅进去了,该不会把闷油瓶当零食给直接吃了 ?!

 

我操,不会吧!

 

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刹那紧张得不行,我连忙冲进卧室,就看到那只二哈对着里面衣柜的一个缝隙叫个不停,还一边呲牙咧嘴的像是很愤怒,我这才松了口气,猜着这家伙应该是已经躲进缝里面去了,就喊胖子把他家的狗快牵走,胖子满脸都是鄙视,说什么你家肯定是进耗子了,不然他家藏獒是不可能这样的。

 

“呸,你家才进耗子了,二哈有多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你说,再怎么样你也不能把这只狗放到我家来,说什么也不行!我是个有原则的人,就你这狗绝对不……”

 

然后我就被红色的毛爷爷晃花了眼。

 

“小哥……我保证没事,真的,你看这狗也就这么高,智商又比你低不知道哪儿去了,对你绝对不会有威胁的,你相信我……”

 

我讪讪地笑着,拉着狗爪子就想讨好一下好不容易从衣柜缝里扒拉出来,满身都是灰尘的闷油瓶,结果这家伙好像是真生气了,理都不理我的,任由那只蠢狗在旁边乐呵地吐舌头流哈喇子想过去嗅他。

 

“今天晚上有好菜,我保证你可以吃饱,晚饭后还附加零食,”我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到他的表情似乎开始有些许的松动,心里一喜,立马追加砝码,“你想吃什么零食,我这周末带你去买,无论是薯片瓜子饼干还是……”

 

“巧克力。”

 

我操?这家伙刚刚说什么?

 

闷油瓶见我没反应了,这时候拿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回家随手扔在一边的超市打折单,指了指又补上一句:“我要吃巧克力。”

 

“小哥……”我吞了一口口水,心说这上面的可是进口巧克力,就算打折也贵的要命,我根本就没打算把这玩意儿放在他的零食食谱上,“你要不换一种东西吃,我上次看见你把家里的那袋瓜子给啃完了,那瓜子壳你还扔了一地。”

 

这小祖宗听了竟然还很严肃地摇了摇头,淡淡开口:“巧克力贵。”

 

他妈的你还知道贵,专门来坑我的是吧!我不甘心地盯着闷油瓶那一脸优哉游哉就差跟我坐地起价的模样,心里哼了一声,绝招还没出呢,看看到底是你求我还是我求你?于是坏心眼地一下松开了二哈的绳子,这家伙脖子上的东西一松,就撒丫子对着闷油瓶跑了过去。

 

关门,放二哈!

 

果不其然这招还是很有用的,几乎就是一瞬间,我面前的闷油瓶就已经跑不见了影,二哈的声音从厨房到洗手间,又从卧室跑到书房,一路跟着闷油瓶这个奇怪的迷你生物追个不停,我则在客厅沙发上笑得直打滚。

 

我是有信心二哈是伤不到闷油瓶的,这货机灵得很,所以偶尔看到他吃瘪心里就暗爽,每天把这货当个小祖宗似的伺候着,终于有一天也有我扬眉吐气的时候,然而转念一想,又感叹了两句人不如狗。

 

我一个人在这儿幸灾乐祸了半天,甚至还打开了一包零食,翘着腿看他们跟马戏团表演似的逗我开心,然而没成想猛地一转眼竟然看到闷油瓶站在了我的身前,这家伙一边喘着气呼吸还不稳,但是二哈的声音跟着已经从饭桌那边传过来了。

 

我原本还有点奇怪闷油瓶怎么突然这么淡定不跑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他丫猝不及防就踩着我的腿借力往上一跳,三连蹦以后直接空降到了我的头顶上,我只觉得他的力气简直大得有点恐怖,被踩过的地方疼得龇牙咧嘴,刚想出声骂两句,结果被头上那货用手一扯头发抬起头,就看见了二哈那张甩着满脸哈喇子,在我面前急速放大的狗脸——

 

“你他妈的张起灵……!”

 

-

TBC

评论(14)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