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十五章(半架空 长篇 甜虐 HE)

十五.
  
“你们想做什么?”
  
冷不丁地,一直站在一边的闷油瓶突然开了口,声音稍微有些冷,双眼一直盯着他们,很显然对于这两个人并没有什么记忆,所以还带着很强的戒备心。
  
“张起灵,不用那么紧张。”小花笑了一声,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刚想继续开口的时候,桌上的手机灯光却突然闪了闪,小花立刻拿起来按了几下,皱了皱眉:“竟然没电了。”
  
我心里顿时郁闷起来,这都什么情况你还顾着手机,难道在可惜待会儿没法找人来合个影?
  
小花当然不会有我这种什么时候都能神游过不相干念头的本事,我只是奇怪旁边的胖子脸色也突然严肃了起来,甚至带着些复杂的情绪,这时候看着闷油瓶才慢慢开口:“小哥,我知道你现在的情况,认不出来……”
  
闷油瓶盯着他的眼神忽然又冷了些,看得胖子忽然“哎”了一声,没有再说下去。
  
我的脑子则直接被这句话轰当了机。
  
等真的反应过来的时候心已经跳如擂鼓,狂喜的感觉瞬间淹没了我,胖子说认不出来,认不出来什么?他们知道他不是我,不是吴邪,这个人就算伪装得再好也不是我,这个世界上从来都只有独一无二的吴邪,无论他是生或者死,从来都没有人可以代替。
  
要不是现在我还是一只猫,我会直接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拥抱。我想谢谢他们,他们还认得出我,还记得我,这样就够了,再有什么苦痛我统统都能够承受。
  
当然,这时候没人能看出我心里的激动,所以在深深呼吸平复下心情之后,我把注意力放在了闷油瓶的身上,我一直都很好奇,他对待冒牌货究竟会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闷油瓶却只是看着他们,没有任何动作。
  
小花对他的态度有些不耐烦起来,站起身看着闷油瓶直截了当地道:“你信不信和我本来没有关系,我特地丢开解家的一堆烂摊子来杭州也不就是为了你张起灵的,今天来我只是告诉你,就算他妈的演得再好,刚刚走出去的那个吴邪也是假的。”
  
“证明。”闷油瓶忽然开口,声音低沉得有些可怕。
  
“刚刚我查看了他肩膀上的皮肤,没有伤口,”小花丝毫不在意闷油瓶似乎随时都会动手的状态,转身从桌上拿起一个文件袋丢给他,“知道DNA鉴定是什么吧,半个多月前拿到吴邪的头发,在来杭州之前专门去了长沙一趟,用他爸爸的头发在当地中心医院做的比对。”
  
胖子这时候侧着脸看向冒牌货离开的方向,隐约叹了口气:“他娘的,要不是之前看了你这人妖的东西,我甚至觉得这个人就是几年前的天真。”
  
小花不置可否,等着闷油瓶打开文件袋,把那薄薄的几页纸一点点看完。
  
我觉得自己现在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不仅仅是因为小花这段时间做的事情,他刚刚话里提到半个月前拿到我的头发,这是什么意思?
  
半个月前我已经是猫的状态了,他从哪儿弄到我的头发的?他见到了我的尸体?
  
不可能,我心里当即否决了这一猜测,就现在这个天气,要不是我的尸体被放进冰柜里冷冻了起来,早就开始腐烂了,还等半个月,用不了两天我只怕我妈都不一定认得出自己。
  
那群家伙会把我的尸体丢进冷柜?想想就觉得滑稽,他们千辛万苦要我的尸体作什么,人死了就万事大吉。
  
闷油瓶随意翻了翻东西,抬眸看了一眼小花和胖子开口道:“我不信你们。”
  
小花意味不明地冷笑了一声,伸手把东西扯了回来:“不信最好,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真正的吴邪已经死了,他妈的他就死在去长白山的路上!”
  
然后他猛吸了一口气,拼命按下微颤的手,我甚至能感觉小花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完全失去了生气,盯着闷油瓶的眼神透着死水一般的平静。
  
“这点,你也不要信我。”
  
我看着他的样子难受得不得了,心像被一只手猛地攥起来,他妈的现在老子真想打他一拳告诉他老子还活着,解雨臣你看看眼前的这只猫啊,老子活蹦乱跳地站在你面前,你个混蛋玩意儿就咒老子死了!
  
我整个身体刹那间抖个不停,脑子里跟浆糊一样乱。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余光瞥到闷油瓶的身体好像也颤了颤。
  
“算了算了我说,你也别这么逼小哥,他失忆的毛病咱们又不是不知道,当初天真非想不开跟着上了长白他不也没让他待住。”胖子叹了口气就过来拽小花,小花脸色虽然依旧不好看,所幸是再没有说什么。
  
小花当解家当家这些年,我也仅仅只有一次见过他失控而已。心里即刻涌起一阵内疚,我能想象他这些天为了我费了多少心,这个发小是真心实意把我当过命的兄弟的,什么话也不用多说。
  
我扫了三个人一眼,最后有些担忧地看向闷油瓶,这家伙的瓶口无论什么时候都封得极其严实,不透一点风。不说现在小花他们完全笃定地告诉闷油瓶吴邪死了的这个事实,如果他真的不相信小花和胖子,在吴邪离开的时候他应该跟着走才对。
  
闷油瓶知道他们是故意支开冒牌货,而留下来就代表至少是想知道他们究竟会说些什么。

但现在闷油瓶的头微垂沉默着像一尊雕像,刘海从额头旁边滑落,正好遮住了他的双眼,看不清底下到底是什么表情。不过我能想象得到他心里一定不好过,毕竟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不可能记起一切,旁人的不断提醒就像一种负担,这并不是他的错,却非要让他承担这一切,实在是有些为难了。
  
闷油瓶也终究只是个人,并不是神。很多人或许会觉得他身手无人能敌,懂的又多,就理所当然的把做不到的都交给他,所谓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对他而言这不是选择,只是一种被迫无奈的权衡取舍。
  
我比其他人更心疼这个闷油瓶子,也不过是理解他善待他更多一点而已,他不善与人交流,但不代表他就不懂喜怒哀乐,不想被人以拥抱温暖。
  
相反,越是沉默的人,心思往往也会越细腻,就像当时盘马的一句话,让这家伙记了那么久。
  
而现在我有些犹豫,要不要把自己是吴邪这件事告诉他们?现在他们已经认出了冒牌货,如果我表示自己还没死,起码小花和胖子就不会因为我这么难过。
  
“胖子,小花?”
  
正打定主意的我一愣,一转头就看见了冒牌货和王盟一前一后拎着几个大袋子菜回来,把东西往桌上一放,奇怪地瞧着气氛明显不太对的三个人问:“你们两个怎么了,难不成跟小哥吵架了?”
  
“嗨,天真,你是不知道,”胖子忽然无奈似的摆摆手,朝小哥努了努嘴道,“小哥实在太不够意思了,你说他丫记得你,怎么就不记得胖爷我了,不过我说人妖你就算了,长得再好看也比不上天真无邪在小哥心里的分量啊,你那也就逗逗小姑娘,小哥这种大老爷们不好你那一口,这吃的是哪门子的醋。”
  
胖子说得冒牌货脸一抽一抽的,就连小花也狠狠瞪了他一眼,不过好在没让冒牌货觉得有太多不对,直接就把注意力转移到胖子身上去了,揪住他的衣领作势就要开打。
  
小花撇着嘴就喊停了这两个家伙,晃了晃手机问哪里有插座,说是要充电。冒牌货给他指了柜台后面的插座,继续跟胖子插科打诨。
  
我这时候才稍微松了口气,转头看闷油瓶,他不声不响站在一边,眸光有些黯淡,孤零零的样子像是又回到了刚刚失忆的时候,满满都是对这个世界的陌生,但现在更趋近于另一种封闭的隔阂,再没有想要朝外触碰的欲望。
  
而下一刻闷油瓶的身体就在我的注视下开始止不住地发颤,他紧紧抿起唇皱起眉头,一手按上脑袋,一手撑在桌沿上,骨节因用力而发白,我甚至都能听到木桌细微的嘎吱声。
  
我心里突然想起了什么,闷油瓶在这之前有过两次类似的经历,这很可能是他要记起什么的预兆,自从这次失忆以来就一直是这样。
  
急急地“喵”了一声窜到他旁边,我仰起头看着他苍白到无以复加的脸色,恨不得自己能够帮他分担一些痛苦。
  
“小哥?”胖子他们这时候也发觉到闷油瓶的不对劲,冒牌货慌忙跑过来握住他的手腕正想问什么,闷油瓶浑身一颤忽然抬起头,漆黑的双眸像覆盖了一层寒霜冷冷地盯着他,后者被他的举动吓得一愣,握紧的手随即就被闷油瓶猝不及防猛地甩了开。
  
“小、小哥?”冒牌货呆呆地看着他,像是不知道为什么闷油瓶会这样对自己,下意识又抬起手想去拉他,伸到半空却抖了一下硬生生停在那里,苦笑了一下,嘴里喃喃念着闷油瓶的名字。
  
我心里重重叹了口气,这样的表现要真是他装出来的,我想他的演技可能还在闷油瓶之上,起码我看不出任何破绽。甚至如果换了是我,可能也比现在好不到哪里去。
  
这样的心情我简直能感同身受。
  
而闷油瓶在看到冒牌货的反应后明显也是一怔,冷漠倏被茫然取代,但只是一瞬间,这些复杂的情绪像地上的水汽被太阳一晒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脸再次恢复到了从前面无表情的模样。
  
随后闷油瓶看着他,淡淡开口道:“我认得你。”
  
冒牌货却神情有些恍惚,虽然双眼一直是看着闷油瓶的,但瞳孔明显有些涣散,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对闷油瓶的话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嘴里一直喃喃重复着毫无意义的碎语。
  
胖子催促王盟去找旁边诊所的医生过来,等他走了以后跟小花相互对视了一眼,我能读出他们眼里的疑惑,因为这种状态几乎是无法伪装的。这些天相处下来我也看了个大概,冒牌货从始至终的态度都让我觉得正常又不正常,而判断的出发点就在于他究竟是不是真的在假装。
  
但是我却无法想象,一个人如果不在假装另一个人,是否就说明他完全就在把自己当做另一个人来看呢?
  
而现实并没有给我考虑太多的机会,异变陡生。
  
冒牌货的速度快到我几乎没有看清他究竟是怎么行动的,但闷油瓶的反应一样不慢,只是由于距离太近,在他的拳头挨到闷油瓶的胸口时才被攫住,闷油瓶微皱眉随即顺势反擒过去,一脚直接踹上了他的左膝。
  
冒牌货被踢得一个踉跄撞上了桌角,闷哼了一声半跪在地,几袋子的菜摇晃着滚落下来,我的一口气还没松完,却见他的手已经从旁边地上抄起了一把崭新的小刀,正要扎出去的时候小花的手已经夹住了刀刃,胖子“嘿嘿”笑了一声,忽然从后面一个猛扑,直接把冒牌货整个压在了身下,动都动不得。
  
我一早就从他们中间退开了,现在背上冷汗直冒,心说还好胖子从前没用这招对付我,看着就不是人受得住的重量。
  
见冒牌货已经被制住,闷油瓶和小花都朝后退了一步。
  
“我说你这家伙还挺会挑时候,知道我们已经看穿了你的阴谋诡计,所以马上就开始动手了吧。”胖子坐在他身上摇头晃脑,顺便把他手里的刀一抽往旁边一甩,直接就插进了桌子里。
  
冒牌货冷笑了一声也懒得挣扎了,脸上写满了愤恨:“鬼知道我现在才记起来自己是谁。”
  
闷油瓶看了看他,开口道:“你是齐羽。”
  
冒牌货听到这话有些诧异,过了一会儿才恍然,话里隐隐带了些古怪感:“原来你记起了这个,我倒真没想到第一个认出我的竟然是你。”
  
胖子一听愣了一会儿,直接指着屁股下面压着的齐羽问闷油瓶:“小哥,这家伙就是从前在那卷录像带里……他娘的还真装得跟天真一模一样。”
  
“这话说反了,”齐羽不屑道,“况且我从来都不会伪装其他人。”
  
“嘿你继续,胖爷我都给你记着。”胖子掰着齐羽的手腕,作势稍微抬起屁股又要压下去,当即齐羽脸色就白了一些,皱眉不再说话。
  
闷油瓶却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忽然没头没尾地就问道:“他们在哪。”
  
齐羽却似乎对这话并不意外,低低笑出了声,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闷油瓶,这才缓缓开口:“张起灵,我想虽然你失忆了,但这几天下来你也应该能猜到我现在的状况,不说那些东西他们会不会让我记得,吴邪那家伙的记忆甚至让我现在都错觉自己到底是齐羽还是他。”
  
他停顿了一下,脸上忽有些奇异的肃穆:“逃离者没有权利活下去,你和我都一样。”

-
大家关于情节方面的猜测我就不回复了,其他问题(比如问三围三观的打酱油问题)我也不回复了!

评论(7)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