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猫 第三十三章(半架空 猫化邪 长篇 甜虐 HE)

三十三.
 
“你说的就是这个?”我帮还在闭目养神的闷油瓶把手臂上的伤口熟练包扎好,拍了拍头上的灰,接过齐羽手上的青铜盒子,目光转向他。
 
“不然呢?”齐羽挑了挑眉,有些嫌弃地拿手往墙上蹭,脸上一副你不信我其实也无所谓的样子。
 
先开始齐羽说发现了出路我还差点信以为真,结果等闷油瓶费心费力把控制室里的东西都绞杀干净并且一只手臂光荣负伤之后,这丫就从那个死人堆里鼓捣出来一个盒子,盒子上嵌着一个类似于锁的玩意儿,锁孔上面还有密码,但等我输入先开始那个跟万能密码似的八位数的时候,却并不管用。
 
我的重点在压榨劳工(老公)工作是犯法的,尤其对象还是闷油瓶。
 
“你说出去的方式有三种,第一种控制室已经下降了,门走不通,第二种,这个盒子里面有没有出去的方法先不谈,连密码我们都不知道,”我一只手拿毛巾捂着自己的口鼻,话音还没落就看到闷油瓶一睁眼,把我手上的方形盒子直接给拿过去,两根手指在上面慢慢摸索,也不知道能不能发现什么,就停了一会儿继续道,“与其把时间浪费在解开盒子上,不如直接试试第三种方法,把这个房间最薄弱的地方找出来,直接拆了。”
 
齐羽虽然没说,但我猜测第三种方法就是这个,我其实想到了胖子一贯喜欢的强拆手法,如果一个地方有出路,不管它隔得有多厚,也一定比完全的在山腹里面强。
 
“想法很好,”齐羽目光一转,指了指闷油瓶,“不过似乎还有更快的方法。”
 
我一怔,就看到闷油瓶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带了些铜绿的钥匙。这把钥匙后端是梅花镂空的形状,中间是根圆柱,而前端锁形被分割成了三个部分,每个部分都可以绕着圆柱旋转。
 
这种钥匙我从前只见过一次,还是在三叔手上看见的,想要开锁,就要求持钥匙的人将三个部分都旋转到位才能将钥匙查入锁头转动。而且,这种钥匙往往可以开不止一把锁。
 
我愣愣地看着这家伙:“小哥,你是什么时候有这钥匙的?”
 
闷油瓶似乎也有些茫然,摇了摇头:“从我逃出去之前就一直在口袋里。”
 
闷油瓶现在已经是有一部分记忆了的,这也就是说,如果是在进青铜门之前有的这把钥匙,闷油瓶应该对它有印象,但是看闷油瓶现在这个状态,估计是他在被人抓进实验室之后才得到的。
 
谁能在这个时候给他东西?是黑眼镜吗?
 
不,不会是他,时间上说不通。我仿佛一下子就抓到了这个关键,但这还不够,还少了一个牵引这团乱麻的头绪。越是着急就越有反效果,我猛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事情,应该跟这个人有关联。
 
还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来,却突然听见一旁的闷油瓶喊了一句“不好”,就迅速翻身从我背包里抽出水壶,拧开瓶盖倒在我捂着嘴巴的毛巾上,我拿着盒子正想开口问他怎么了,就忽然发觉整间控制室里的雾气仿佛变得更加浓稠,连闷油瓶的轮廓在我眼前都有些模糊。
 
“该死,外面的人捣的鬼!”齐羽的声音在旁边吼起来,我的心一下提了起来,皱眉下意识往手里边的盒子上看,结果却看见闷油瓶的手摸了过来,把钥匙递给我。
 
“放进去,试密码。”
 
我立刻答应了一声接过东西正准备开始弄,却忽然反应过来闷油瓶这句话的意思,让我试密码,这一下试得出来吗?
 
“张起灵你什么意……啊啊——”我的视线忽然扭曲了一下沉入黑暗,接着就是一阵的天旋地转,我感觉自己在黑暗中急速地滑落,背贴着一个泥土斜坡,两条腿一下都使不上劲,不能动弹,只好拼命地将自己的手够着了腿,将身体完全蜷缩起来,盒子攥在手上,头部护在两膝之间,这样不至于让我的背部一直摩擦地面,对人的伤害也能够减少到最小。
 
等到我完全停下来的时候胃里只觉得翻腾得厉害,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在地上忍着要吐的冲动跟缺水的鱼一样大口喘着气,浑身上下没一个地方不疼。但是脑子里从头到尾就只有一个想法:我被闷油瓶跟齐羽耍了!
 
齐羽口中的第三种方法根本就不是强拆,他知道这里有机关,闷油瓶显然也知道,但他们两个闷着谁都不说,这时候直接把我给踢出去了。
 
这一下倒是什么都通了。我联想到之前在那扇门还没破的时候,他们两个说过的出去的方法恐怕就是指这里,而不是杀出去这么简单。但是他们不跟过来的原因只有一个,这个机关没法让三个人一起离开。
 
而背包从始至终都只在我一个人的背上。
 
我忽然想笑,他妈的这算什么,他们以为我出来了就能走出去了?老子这两条腿废得死死的,我要怎么活着出去?爬出去吗?
 
但是老子连路在哪都不知道啊。
 
我四仰八叉倒在地上,心情慢慢从最初的恼怒激动开始,逐渐平静下来,而这一下的平静让我陡然发觉了身边的一些被忽略的细节,我先是一愣,随即马上就笑出了声。
 
我察觉到,有一把枪的枪口正对着我。
 
“你们可以出来了,”我心里冷笑,“我的朋友已经出不来了。”
 
这句话果不其然出现了反效果,我闭着眼听到周围几个方向都有动静,他们的人不少,而现在逃跑等死我都不在行,所以就剩挣扎了。
 
我想了想闷油瓶和齐羽现在的处境,必须要快点把他们救出来才行,而按齐羽先开始的说法,盒子里应该有东西能派上用场。
 
我刚刚挣扎着想要起身,却猛地感觉到身旁有一道劲风刮过去,连忙朝旁边滚了一下,立刻看到旁边的石地被人的拳头砸出来一个小坑——这他妈是练过徒手碎大石的吧?
 
还没等我想清楚,第二拳就迎风上了。
 
妈的,这就是看准了老子好欺负,换闷油瓶在这儿的话,我敢保证他们连掏枪的机会都不会得到。
 
我再一次往旁边滚,但是这次就没那么好运了,直到拳头侧着肋骨蹭下去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胸腔那儿似乎裂开了一道口子,血沿着身体渗透进了背包,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人的拳头里夹着刀子!
 
身体的疼痛刺激了神经,反而让脑子异常清醒,我知道这样下去不行,我一个人不可能打得过他们,不要说我的两条腿还废着,如果没有筹码我就只能被杀,但是筹码呢?我知道些什么,能知道什么?
 
“吴家的小三爷,真是生了副读书人的皮囊啊,”我听到声音将头一转,就看见一个举着枪的人朝我走过来,把枪抵在我的额头上,其他人也从旁边的岩石后出来,跟在他后面,隐隐把我包围在了中间,似乎这个人就是他们带头的,“谁能知道这样的人祖上都是正儿八经的土夫子?”
 
老子家里干什么跟你有屁的关系,我心里冷笑,看着他并不说话。
 
“成哥,要不我们这就把他带给虎爷和魏爷看看?”其中一个人忽然跑上来,对着举枪的人大大咧咧开口。
 
那个叫成哥的把枪忽然转了个方向抵着我的腰,朝他们一摆手:“把他身上的东西给我都弄出来先搜一遍,那两位是大东家,要的东西都有危险,万一他们有个什么闪失,咱们就算出去了也都担待不起。”
 
“是、是,您说得对。”
 
话音刚落我的背包就一下从背上被扯走,我被他们抓着手腕拖起身,一下又松手摔回地上,我努力保持一个防护的姿势,腿上感觉不到疼痛,而就是这样我才不好判断自己的腿究竟有没有伤口,或者会不会被感染。结果他们这时候才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一下哄笑起来,指着我的腿道:“原来吴家小三爷是个残废?”
 
“哈哈哈我怎么从前没听说过他还坐轮椅。”
 
“今天见识了吧?”
 
“谁让他们这些人放着正经生意不做,偏偏去挖坟掘墓,这都是报应……”
 
出乎意料地,我的心里从最初听到他们的议论之后的愤怒变得异常平静,他们笑的是我,骂的也是我,但和我又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什么样的人无人能够评判,我所拥有的和失去的没有人知道,我的爱与恨给予谁,也不会由他们的几句话来做决定。
 
我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从前闷油瓶一个人的时候,是不是也遇到过这种困境?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没有人帮助,没有人引导,所以他可能最初反抗过,愤怒过。
 
直到现在的淡漠。
 
嘲笑也好,夸赞也好,只是谁都没有真正地在意过。
 
“成哥,你看这是什么?”突然有个人举着被黑布包裹的一个方形物体给带头的成哥看,我收敛了心绪往他们那边一看,一下皱了眉。
 
他们手上拿的是小李给我的东西,我想可能跟这里有些关系,说不定就是指出路或者带着人找那棵青铜树的。
 
“咦,怎么有血?”
 
“是那小子身上的。”
 
“哦,是……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我简直要被这些人逗乐过去,你们眼睛是长到头顶上了现在才看到老子手里还拿着东西呢?
 
东西被他们抢过去我也不着急,我已经考虑过对策,现在看这些人的举动,不怕他们不上当。
 
“你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吴家小三爷这是看不起人还是怎的,一个破盒子而已,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我在心里冷笑了一下,伸手指了另一个人手上拿着的司南:“你理解错了?”
 
那人被噎了一下,正绷着脸想要发作,被带头的成哥给拦了下来,他斜了我一眼还是沉住气,扬起手中的东西开口问道:“你想要什么?”
 
我没有立刻接话,果然他接着又道:“哈哈哈你觉得你这招能玩儿得过谁?这玩意儿我们不认得两位爷也认得,别想给我耍花招趁机提条件,我们有的是方法折腾你。”
 
我笑了一下,开始下赌:“你们试试就知道了。”
 
他们到底还是没敢让我被拖着往回走,估计这群家伙也知道这路还长的很,况且他们并不确定自己手上的东西究竟能不能被他们认出来使用。所以当我看到他们口中所谓两位爷的时候,他们特意避开了我到另一边去。
 
我被两个人看着坐在地上,灯光太过昏暗,距离也离得足够远,我用余光也很难看清他们的样貌,索性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反正待会儿也肯定能见到这些人。但关键是闷油瓶现在怎么样了?就算他有麒麟血,对付这种活体的寄生物八成也无可奈何,原本他身上就被感染,而紫气是经过呼吸道进入人身体的,不仅仅只留在血液里。
 
我皱了皱眉,这样的想法让我忽然不安起来。
 
他不能死,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
 
“研究了这么半天还没研究出来?你们就到底是不会用吧,不用装了。”我朝着他们那边转头忽然喊出声,这一下把他们全部喊得齐刷刷转过头看着我,我愣了一下,没想到效果这么好。
 
“你他妈给……”
 
“诶,别冲动,小成,”其中一个领头的似乎是拦了那个成哥一下,后者慌张地对他点头,“是是,魏爷,您来。”
 
我一直看着那个被称作魏爷的人,第一感觉就是这人跟个小白脸一样,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浓烈的书卷气,如果不是在这种地方遇见他,我恐怕第一眼会觉得这个人应该是搞科研的。
 
“没想到,给你误打误撞上了。”小白脸看着我,轻轻一笑。
 
我看到另一个人也跟了上来,剪着一个板寸头,身体壮实,身后带着的人明显比那个成哥素质要高上一个档次,起码服装都是统一的。
 
“他妈的跟他废什么话,直接把他杀了取血,两条腿废了还能走路?耽误了事谁都拿不到东西。”板寸头一看见我就直接嚷嚷起来,从旁边一个家伙身上抢了把枪,一下就对准了我的头。
 
“虎爷,血是会凝固的,而且这家伙身上有问题,血最好不要碰,”小白脸也不生气,像是见惯了这个人的性子,把他拿枪的手按了下来,将放着青铜树枝的司南用布包着隔绝皮肤拿到我面前,而我一眼就看到这东西跟我之前见过的已经不一样了,无论小白脸拿着它怎么转,树枝都直直地指向一个方向,“吴邪,你也看到了,这东西需要血才能用。”
 
“所以,你可以提条件,但是之后不能反悔,也不能耍花招。”
 
艹,我看着这架势一下在心里骂起来,看这态势这玩意儿还能认主用?
 
“你们这么信任我?”
 
“你没有选择,我们没有带必须的药品出来,所以你有这个机会,”小白脸看着我,神色淡淡,明显是成竹在胸,“但过火的话,你也绝对不会好过。”
 
我在心里想了一下,忽然就笑了出来,这家伙算盘打得不是一般的好,他们怕把我弄死,让我保持清醒不就是因为这样就能有免费的血罐了?再加上他心里清楚我的血接触时间长了可能会感染,所以必然要找一个替死鬼。他放松态度让我提要求,目的就是让闷油瓶他们进来。
 
我抬头看着他,道:“你都知道了我的条件,那还等什么?”
 

评论(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