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

一腔热血,以祭青春。
看文可搜tag重焰,章节目录已分。

【瓶邪】《归园田居》 02(皇帝瓶x隐士邪 短篇)

02
 
“大侠,药苦是苦了点,但良药苦口,我跟你远日无冤近日无仇的,又不会下毒害你是吧。”我包着手,把药碗递到那闷油瓶面前。
 
闷油瓶坐在桌边望着房上的横梁,没动。
 
“大侠,你要知道我这荒山野岭的,找点药材不容易,就不要浪费了,快喝了吧啊。”我看他似乎默认的态度,就对他笑了笑,跟哄小孩儿似的又往前递了一些,示意他自己接着喝。
 
闷油瓶还是没动。
 
好你个闷油瓶子,我的手停在半空中好半晌都没见对面人把东西接过去,反而是我的脸都快笑僵了。于是我认定这家伙就是跟我对着干,深吸了一口气,把药“砰”放在桌上,想着不好好吓唬吓唬这家伙一定是不会把我的话当回事了,就模仿着恶人,忽然哼了一声。
 
这一声果然让闷油瓶有了反应,他的目光微转,随即落在我的脸上。
 
“我就跟你明说了吧,这就是下了毒的药,但你今天是喝也要喝,不喝也得把它给我灌进去,否则你就别想活着离开我这里。”我双手环胸抱着,半靠在椅子上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他在听到我这句话的时候身体骤然紧绷了一瞬,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一样,微放松下来。
 
“你不信?”我一看他这样子就猜到这家伙在想什么,于是继续诱导他,“你整整昏睡了三天,想不想知道这三天里我对你都做了什么?”
 
“我没有中毒。”闷油瓶忽然开了口,声音淡淡但笃定得很。
 
我刚准备说出口的话被这家伙一下噎了进去,心里郁闷得不行,你怎么知道你没中毒,难道武林高手只要会耍大刀就同时配备了玩转十八般武器和暗器以及下毒的技能吗?
 
还让不让人活了?
 
“行,你不喝是吧,那就永远别喝药了,你今天下午就走,我吴邪从来不救自己找死的人!”我面子上挂不住,心里自然憋着一股火,拍桌子就朝他发了出来。自己从前不说能呼风唤雨,好歹说句话还是有人听的,尤其是在药理这方面。这家伙可倒好,一见面就给自己来下马威,跟大爷似的,而且这么大个人了,竟然还怕喝药?活该丢山里喂狼。
 
结果我都做好这家伙可能拿着他那把破刀再横我脖子上的准备了,就看见他忽然怔了一下,然后重新看向我。
 
“你叫吴邪?”
 
“怎么着,难道大侠你还认得我?”闷油瓶犹豫了一下,我看他那样也吐不出象牙来,索性站起身摆了摆手往屋里走:“不管认不认得,别套近乎,我决定的事是不会改的,你自己收拾好东西,下午我睡觉起来还看到你在这儿的话要么你就干脆干掉我,要么别怪我拿扫帚把你赶出去。”
 
话说完,我就锁了房门,被子一捂,打算和周公去下盘棋。
 
结果我眼睛一闭就想到了刚才的事情,越告诉自己不要想他,那闷油瓶的脸越在我脑子里晃,害我辗转反侧好半天都没睡着,反而在心里那股火熄了以后,忽然有些后悔起来。
 
——再怎么说他也是个病人,就算性子淡漠了点,我也不能真把他赶出去。况且医者救死扶伤从不论善恶,要我爷爷知道我做这种事,还不气得从底下爬上来揍我。
 
太心急了,太心急了,你说你这着急上火的性子怎么就不能改改呢!
 
越想越觉得自己不对,我猛地从床上翻身坐起来,也懒得管衣服穿没穿好了,噔噔噔几步就跑出门,一边喊他:“大侠,大侠,我刚刚说着玩的!你别走了,山里晚上猛兽多,你现在跑不过它们的!”
 
“大……”
 
我跑到闷油瓶之前睡的那间屋子,结果看到之前放黑刀的地方现在空空如也。我心里一急,刚准备转头出去找闷油瓶,却陡然瞥见之前桌上盛了药的那只碗。
 
还是晚了一步吗?
 
我看着桌案上已经空了的药碗怔然半天,有残余的药汁还留在碗底。我用手摸了摸碗,果不其然已经凉了。
 
一定是自己说的话太重了,这闷油瓶子看着冷漠,但心地应该不坏。我在心里忍不住骂了自己两句,当初爷爷教我的时候就说过,很多病者心理都是很脆弱的,所以他告诫我,仅仅会用药治病还不行,一定要将对方的心结打开,才能与药相辅相成,从而达到身心的痊愈。
 
医人者先治其心。
 
我一下泄出气来,恹恹带上门往院子外面走。
 
然而还没等我决定好该不该出去找他的时候,就看见桃树底下那躺椅上睡了个人,身上还横着把黑刀,怎么看怎么就是那闷油瓶。
 
——好你个家伙,亏我还以为你良心发现自己做错事以后走了人,感情大爷您是茅塞顿开,喝了药就惬意地躺这儿打盹是吧!我四处瞧了一会儿把长袖往手肘上一挽,从地上捡了块石子在手里掂了掂,却莫名像闻出了些药味。但我没多考虑,抬手就朝闷油瓶头上打去。
 
不出意外,闷油瓶一抬手,石子就被他稳稳地抓在了手里。我跟闹街泼妇似的一手叉腰,一手拎着扫帚到他面前劈头盖脸就开始威胁他:“我今天上午说什么了,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我就把你扫地出门,你当我是开玩笑吗,还死乞白赖在这儿当大爷呢,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儿,我告诉你除非是当今皇帝来了我给他这个面子,否则你即刻给我出……”
 
他扔了石子,把我的话全当成了穿堂风,从耳朵左边进又右边出,浑然不觉得我是在说他,然后等不想听了,就用手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伤,打断我:“药苦。”
 
“咔嚓——”我面不改色心不跳掰断了手里的扫帚,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出口:“我,给,你,拿,糖。”
 
多大个人了还要吃糖,我揣着歪脑筋忽略了放在纸袋里的正经酥糖,而是把哄小孩子的糖葫芦从屋子里拿了出来,料想这种传说中的武林高手肯定不会对三岁小孩儿的玩意感兴趣,所以故意在他面前晃了晃,笑的得意:“我这里可只剩这种……”
 
结果话还没能说完,就看到闷油瓶眼睛里忽然有了些探究和好奇的神色,然后无视了我一脸错愕的表情,拿过糖葫芦先是嗅了嗅,试探着又咬了一口——这一口也不知道开启了什么神秘的机关,我只觉得眼前忽然一花,顷刻间他手里就只剩下了根木棍。
 
闷油瓶似乎还很回味,一边鼓着脸颊嚼最后一颗糖葫芦,一边把木棍递回给我,无比坦荡地淡淡开口:“还要。”
 
-
在这里告个歉,最近更新时间不会很稳定了,大概做不到日更,这几天都在外头跑。人累也睡不好,所以头疼的老毛病又犯了,而且对着电脑屏幕会更晕,之前到医院看过一次,但是鉴于做脑CT还是有损伤还是没做,但近两个月感觉很不好,疼得比从前频繁了,所以想跟家里人商量商量,应该是迟早的事。
人总是在难受的时候才会想到,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好。
也希望一直看文的你们也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

评论(33)

热度(149)